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细说白癜风的病因症状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05:12: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细说白癜风的病因症状,尖扎白癜风医院,北京冯小刚白癜风,河南能治白癜风的设备,北京中医白癜风医院如何,北京一般性治疗白癜风大概多少钱,济宁能不能治愈白癜风

原标题:马化腾在清华与汤晓鸥、钱颖一等教授都产生了哪些“激情”碰撞

作者:周超臣

这可能是我参加过的论坛中最激情碰撞、最超出预期的一次。本来我以为这些老学究们凑在一起大概就是互相吹捧一下,但现场男嘉宾之间擦出的火花和观点的碰撞让人感觉值回票价。

9月8日下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陈伟伦报告厅里座无虚席,所有的过道都坐满了人,由清华经管学院等主办的“洞见”论坛在这里举行。人们大多慕名而来,来的嘉宾都相当重量级,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Brian K. Kobilka教授、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汤晓鸥教授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先生。

说句实话,Brian K. Kobilka 和马化腾的演讲感觉还没有后面的圆桌精彩,而为时2个小时的圆桌对话的后半部分又比前半部分精彩。在圆桌进行到接近1个小时的时候,对话终于开始有了戏剧化的冲突。

所以本文主要呈现的是圆桌后一个小时的精华,嘉宾们思想的撞击让在场的观众多次不由自主地鼓掌、捧腹。

另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本文所有内容均由虎嗅根据现场录音整理而成,由于现场环境嘈杂,因此在尽量保证真实的同时,不保证完全没有错误。)

话题先是从马化腾开始的,他在回答钱颖一教授下一个科技趋势是什么的时候说:“在这么多大科学家面前,我感觉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会不会档次不太够,有点low哈(全场忍不住大笑),他们太高大上了,一听我的就感觉回到了现实一样,所以我还是希望先抛弃现实展望一下未来,这样心情才能好起来。”

但思想的交锋是从下面开始的。

汤晓鸥开玩笑说:“有人说创业就是痛并快乐着,我想跟在做的各位说:只有痛,没有快乐:)。在国外创业的成功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做大的概率也就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但在中国,得再减小十倍。”

汤晓鸥接下来就没那么客气了,他接着说:“你想想,前面有谷歌、Facebook,后面有一群小公司想着怎么山寨,头顶还有(BAT)三座大山,(全场笑)这种三分天下的局面,其实(创业者)已经很难再有机会了,大家其实压力都是蛮大的,大家很早就去站队。在国外实际上是没有这种现象的,不可能说你跟谷歌做点儿事,就不能跟微软再合作,就不能再跟IBM合作,没有这样的道理。在中国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局面。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很愿意跟大家(BAT等)都合作的。”

随后,汤晓鸥猝不及防地丢了个冷幽默:“实际上我们做学术的是有骨气的,就是说‘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但是你如果是六斗的话……,毕竟它比五斗多一斗”(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和笑声,算是第一次大高潮)

轮到马化腾的时候,马化腾针对汤晓鸥的“抱怨”说了一段平常不太可能说的话:

“汤教授很幽默,段子不断。腾讯有个栏目叫吐槽大会,下次可以邀请汤教授做嘉宾。(场下笑)也简单回应一下吧,我感觉到汤教授对我们也有一些怨气。

其实我们也很无奈。腾讯过去没有开放之前业界确实对我们意见很大,但其实我们这五六年已经完全大变样,是吧,更开放更生态化的这种思想众已经形成,包括我们这次搞的青腾学院、包括这个论坛都是往这个方向走。

但是竞争还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国内的BAT 3家的竞争其实一定程度上反而促进中国的包括移动互联网、新的移动支付、O2O、共享单车等等这些方向是反而是远超欧美的。但另一方面确实是也产生了一些比较恶性的竞争,或者是一些创业者无奈地要站队,接受了这个投资那个就不行了。

其实我们也很无奈。比如张(首晟)教授(的公司)因为另外一家进来了,所以不让我们进,所以我们希望你在再创另外一个并行的一个基金,那我们就比较方便进来。

我们其实也是被排斥的。

我们国内确实是竞争形成这样的格局,所以你可以看到,尽管我们看到大街小巷看到很多微信支付的,但你该知道我们其实并不排斥另外一家的(指支付宝),反之就不是这样了!(全场爆笑鼓掌)

有时候在享受竞争带来的高速发展的时候,的确会有一些(恶性竞争),我自己个人有时候也挺厌烦的,就觉得大家都去往用户体验上做就好了嘛,为什么要排他啊,为什么要这样呢?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不健康的事情,其实我也很想打破,也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也希望业界生态大家共同支持。当然这个短时间内可能还估计做不到。”

如果你仔细回顾一下过去一年甚至两年马化腾在公开场合的演讲或言辞,你会明显感觉到这次马化腾被激发了表达的潜能,这些话他以往可能不会在如此公开场合下说出来。

所以应该感谢汤晓鸥教授,双方棋逢对手。

钱颖一让汤晓鸥来回应一下马化腾,汤晓鸥是这样说的:

“是因为BAT只有他(马化腾)在,所以只能冲着他(马化腾)来,这样他才会说话。其实现在业界对腾讯的口碑是很好的。腾讯投的公司的成活率也是比较高的,并且大都独立发展,不是都给吃进去。

但是讲到竞争的话,其实最简单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你们三家成立一个BAT基金嘛,这个基金到处投就好了。

有些事情真的是产业链的问题,真的不是你擅长的事情。你擅长的就是那几个,擅长的人干擅长的事。你们各种收购,向上吃向下吃,有很多公司来跟我们说,我来收购你们。我说问题是你把我们收购了以后,我们就死掉了,大家就没有动力再去干活了。这就跟上市一样。所以不是这么个(收购)逻辑,大家还是要共赢。”

马化腾顺着汤晓鸥的话接道:“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包括我们内部也有人抱怨说,这个也不让做那个也不让做,我就说‘对,就是不让做,你要做你自己出去做。你如果能打赢了外国那些很生猛的竞争对手,我可以投你’。所以,我们是尽量去做能够发挥我们自己核心优势的领域,其他全部交给生态伙伴。”

由于汤晓鸥在现场全程高能,幽默感承包了全场的笑点,因此现场有嘉宾说他是段子手,汤晓鸥显然对段子手这个称谓有所忌讳,他半开玩笑的解释说:“我不是段子手,段子手是干什么的呢?是为搞笑而搞笑的。我不是段子手,我是幽默(全场笑)。幽默是干什么的呢?幽默是看到事物的本质。事物的本质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可笑的一面,一个是更可笑的一面。其实我讲的这些事情呢,大家真的可以笑一下,但笑完了以后我希望大家再哭一下。我们这个悲惨的现实实际上是很值得哭一下的。”

汤晓鸥对当下人工智能热浪的炮轰

汤晓鸥在五位嘉宾中唯一的人工智能专家,而从2016年初AlphaGo战胜李世乭开启的新一轮人工智能狂潮,过去这一年半,以人工智能之名义召开的论坛、发布会不计其数,学者、投资者、创业者、巨头纷纷成为座上宾,其实对这个行业稍微有些感知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个行业已经严重病态了。

汤晓鸥显然更是感受到了,他说:

“在中国,大家一拥而上,现在很多人来问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做自动驾驶、智能芯片、智能医疗等,我就说,这些概念的创业在10年之内,或者至少5-7年内是不会赚钱的,投资人也不会跟他说‘你们怎么还不赚钱啊’。他(创业者)先把钱忽悠过去,五年之后呢?管他呢,到时候这个人还在不在都不知道了。

AI这个行业忽悠是最多的。有人跟我说,我们这个是全人工智能芯片,我就问他,全人工智能是怎么回事,芯片也是那种大企业才能做好的,你咋把这些全做了啊?他说,没有啊,(融资的)钱到了再找人做呗。在中国融资,项目越不靠谱,投资人越听不明白,越容易融到资。

其实你踏踏实实地做,是有很多可以做的。智能驾驶里面视觉方面就有30多项核心技术,像Mobileye,你看看它做的事情,国内的那些跟它比差太远了。我们队伍里有一半的人在做自动驾驶,它的门槛是最高的。然后是芯片,当然是不可能我们自己做,一定要跟芯片厂商合作,自动驾驶也是一样,一定是跟汽车厂商合作,他们有百年老店的经验。医疗就更不用说了。”

聊到目前无论是各种AI助手还是大热的智能音箱所涉及的自然语言,汤晓鸥举了两个小例子。

一个是他发现有些厂家生产的对话机器人5点就下班了,他很纳闷,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些机器人背后是有人在后台帮忙操控的,操控的人下班了,所以机器人也就下班了。

另一个例子,汤晓鸥说他有个学生在苹果工作,有一段时间她的一个工作是召集各个团队的人来开会,大家一起来回答Siri拿到的那些最难的问题,他们给出一个标准答案,以后Siri就会照着答案回答。汤晓鸥说他儿子最喜欢Siri,所以他就抱着iPhone想和Siri吵架,Siri就不理他。然后他就拿两台,吵完这个吵那个,然后希望让两个iPhone的Siri互相对话,但没吵起来,估计后台的人懒得理他。

汤晓鸥逗得场下的人前仰后合,东北人这种出口成章的幽默感真的是天生的。

在谈到目前业界讨论最多的,人工智能到底会不会控制人类的话题时,汤晓鸥说:“你在市面上听到的那些名人那些网红讲的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够了。”

他表示,离人工智能这个行业越近的人,越会觉得人工智能统治人类这事儿非常遥远,反而是离炮火越远的人听到一点炮声就赶紧危言耸听,“一个是不要相信权威,他不一定是这个领域的权威,当然我的话是可以信的,因为我不是权威。”

钱颖一这是汤晓鸥说的最权威的一句话。

他说:“我们做这个行业的人在第一线做的时候其实做得很苦,就是过去这几十年(深度学习之前)都没做出来什么能用的东西,所以以前我招生的时候就一直在说‘到我们这个行业来,我保证你一辈子都有工作,因为我们这东西是做不出来的’。”

谈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团队和技术水平跟世界其他国家的相比处于怎么一个水平呢?汤晓鸥回答道:“我们国家现在的规划是,我们到2035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也就是18年以后,那个时候基本上黄花菜都凉了。感觉我们实验室从2011年开始的起跑线上就没怎么落后过了。”

他对当下创业者对追风口行为表达了担忧,他说:“如果大数据热的时候你跑大数据那儿去了,O2O热的时候你跑O2O那儿去了,P2P热的时候你跑P2P那儿去了,你会很忙。其实你应该去做你最擅长的、最喜欢的。你如果原来是跑马拉松的,你看百米热就跑来练百米,这是绝对不行的。所以一定要做你擅长的和你力所能及的。”

他还表达了对教育行业的一个担忧,他说:“我最怕中国的学校再成立个人工智能系,在中国经常干这个事儿,什么热就成立个什么系。(钱颖一:今年很多学校招生的时候都说自己是做AI的。)真的不能这么干,人还是要有更广的知识,大的群体之间进行思想的交流。”

在国家层面,汤晓鸥也有所担心,他认为人工智能也许不用举全国之力来做(最好的几所学校和公司来做就好了)。人本身就有一个羊群效应,如果再举全国之力在后面推动,这就不是羊群了,就可能成牛群了,牛群就会造成踩踏事故。他说:“人工智能应该去跟各行各业去结合,慢慢地做一些原创的技术,不要一拥而上。现在从上到下成天都在讲人工智能,这有点危险。”

汤晓鸥教授认为人工智能的关键还是原创,他说:“有些大公司的高管问我,‘我们的人脸识别也过了99%,和你们的到底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他们,我们创作了第九交响乐,你们的人会弹奏第九交响乐,就这么点区别,如果你将来还想听第十,第十一,第十二交响乐,你来找我。”

另一对活宝则是清华大学教授钱颖一与清华大学教授饶毅之间的碰撞,你能看到学者之间那种可爱又傲娇(尤其是饶毅)的一面,另外,教授的逻辑表达能力就是强。饶毅的幽默程度不亚于汤晓鸥。两位教授的相爱相杀何尝不是北大与清华的相爱相杀,嘴上是一定不能输的。

这当然是另一个故事了。

来源:虎嗅

原标题:马化腾在清华与汤晓鸥、钱颖一等教授都产生了哪些“激情”碰撞

作者:虎嗅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浙江白癜风早期危害